FC2ブログ
巧尅力與蛋糕裙。 ……誰撿到這張紙條,我愛妳。
2018/07«│ 2018/08|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2018/09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Category:スポンサー広告│ コメント:--│ トラックバック :--
14:58:08

好像對過公歷年老是慢個半拍。

本來嘛,只放一天假如何讓人有過年的感覺!(掀桌


其實我是個喜歡制定計劃的人(雖然實施過程中總會碰上一些意想不到的情況于是“今次就算了吧……”)。但未來幾年的規劃無論如何思索都找不到有趣的地方。

10年是射手座打拼的一年。雖然也是自作自受,但,承擔起責任來叭。至少用心過完這一年,今后的有趣的事情才會更多吧。

……其實也沒什么要說的。

年輕的時候還喜歡撒嬌,又沒有自覺,那時候或許喋喋不休。對給過我依與傾聽的朋友實在是很感激。慢慢長大了,明白些人情世故,也知曉即使說什么也抵不過最后做的。漸漸沉默。好像哪里死了,又似乎不是。

時常在想,有離自己想成為的人更近一步了嗎?

或許變得好。或者不好。無論如何,希望自己仍能保持這樣自省的心呢。就算一時看不清,只要明白著理想,終會向此前行的吧。

最近重看了幽靈公主,以及新看了哈爾的移動城堡。

感想如下。

男人果然就是要又強大又溫柔啊。


從少女時代起,我對男人的審美,果然也是一直都沒有變。


再之前看了細田守監督的兩部動畫。比宮崎駿更喜歡。就好像在以前不知道那是望月智充的作品時,我最喜愛的宮崎駿是《聽見濤聲》。大概因為我天生的對微小的事物更容易感懷,對人的感情更為敏感。

――――說到這里,有時候想想覺得我跟某紫還真是非常奇怪的組合。明明是我更喜歡人類,更相信著人類的善與潛力,但偏偏我寫出來的東西主題一般都暗化掉了……而明明是非常討厭人類的她,下筆的東西卻都非常主旋律……orz

這大概也是人的復雜性吧,笑。

下次想嘗試更溫暖的東西。

順便,奧華子的聲音清透明,非常適合落淚呢。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3:52:07


15:40:49
换到新本本上,可以顺利使用IE7的人变成自己,又发现乱码是个非常讨厌的问题来。

这么说的话,不管如何还是ff会比较方便,至少,IE上书的东西,ff打开来一样还是好好生生的。

本来早就想写,或者说,想显摆一下图片,但回来之后实在是身心俱疲,也无暇他顾,就一直拖着拖着拖着……

这样的人生。究竟有什么乐趣可言呢。

但不管如何,可是在世界最高观光厅上走了一遭,也去过了大概是"世界上最高的豪华洗手间"的地方,附带着可以自动洗PP的马桶,传说中男士的小便器面对着广阔的玻璃墙,那样的夜晚,即使小解应该也能充满豪情壮志吧[喂

当然这种东西,在一分钟之间转瞬挥毫出一百五十大洋这样奢侈,如果不是跟着师兄们一起,恐怕压根都不会有这样的念头。甚至在此之前,完全不知道这个,让我如此着迷的,百拍不厌,几乎在其周围就只想仰望于斯的开瓶器一样的建筑,居然还设有专门的参观厅。

但真的是非常美丽哟。浦东的夜晚,繁花盛世。在四百米的玻璃墙上,凝视着感觉近在咫尺的水晶王冠。后面的东方明珠也好,或者旁边香格里拉,花旗银行,或者别的什么大楼,幕下这样璀璨的灯光,多么让人心神摇曳啊。

尽管最出色的,最夺人心魄的,正是自己所在的的顶端。开瓶器的横梁。透明的玻璃地板。大概是真的身体状态不佳,在踏上去的时候,竟然真的有一丝心慌。——现在回想起来,究竟自己是不是真的畏高呢。小的时候不敢从高处跳下,从自行车上一路冲下斜坡也会胆颤不已,但偏偏最喜欢去玩过山车之类的东西,在欧洲多么惊讶的发现自己如此热爱登高……大概是肾上腺素分泌的时候,感觉依然很棒吧。

……这次去上海,好像哪些地方,又回到了当初,三年前。

会议coffee break时候在走廊到处飘着的咖啡香也好,那些亲切的口音也好,或者是在SWFC的顶端,俯瞰那些银白的,暖黄的花一路开了去,切出一块块的,一条条的糕点,或者汇集了通通流向更远的地方……脑子里闪过的却是在埃菲尔铁塔那露天的楼梯上,吹着寒风瑟瑟发抖,却又不肯错过头顶那样迷人的闪耀。排在前面几个的是个看上去就像王子一样的男生,却是跟他妈妈一起来的。棕金色的髦发,蓝色的眼睛。大家挤在露台上,一边觉得好冷,一边又舍不得眼前的景致。——就是这样的,无数暖黄的花,跳动着,像太阳王的剑,散到暗中去,而埃菲尔铁塔,是他的宝冠,夺目不可逼视。

那时跟housemate说,要是在这个下面接吻,应该是很浪漫吧。

到今天也是这么认为。虽然或许冷了一点。

当时照了很多铁塔的照片,但sony的消费类DC从来都不够广角。合影自然也是没能照。“总有一天,要跟喜欢的人一起来”,当时心里到底有没有这么想过呢。

在铁塔下只能自己一个人吃着劣质又昂贵的冰淇凌,虽然也安慰着自己,不管如何,能在晴空的铁塔下这样吃着冰淇凌就很幸福了,到底当时有没有这么想过呢。

在威尼斯的时候,好想坐一次贡多拉,窄窄的船上,在更狭促的河道里灵活穿行。或许还能让自己的船夫唱着情歌。但同行的人都说,下次你跟你BF一起坐好啦。他们都嫌太贵。

最后只好在水路巴士上,蹭到船夫们对唱的尾巴,沿河而坐的食客们,啪啪啪地鼓起掌来。

反正留下遗憾,正是再次去的理由不是吗。

好想去。

好想去。

好想去。

出行对于我,到底是为了获得什么。还是为了失去什么呢。

啊,看了青春轻小说以后,自己也被拉回原来的沼泽中了吗。或者是不规则的生活,实在有些伤了元气呢。

归根到底还是懒吧。还真是毫无新意的答案呐。

从明天开始这种说辞,自己也厌倦了。

只是,你,准备好了吗。


15:23:45

礼拜日下一场大雨,礼拜一就火烧火燎地晴起来,礼拜三阴了天,礼拜四瓢泼之势比起四天前有过之而无不及。今早看报纸,处处写着淹水,出租车驶入湖中,因着没出门,竟一下子想不起来,端详过日期确确实实是新鲜没错,才恍然原来昨天下过那样一场大雨。

印象里还是周一的样子。早上还吹过风,中午便明亮得好似夏天,在仓桥家吃了两份定食一份烤鳗,从群光一直走回学校去。其间阳光拂面,微风撩发。而事后的回忆,没有更多,却也不会更少,那天的剪影凝固于广埠屯资讯广场前的那条小路上,面包店,桃酥摊子,还有二手书店,左手边徐徐经过。右手边是谁的手,握着一路。像哪里的希望,在眼前忽然绽放。

如果那些,今后的日子。

回头来说,今年的阅读量大概是之前几年都难以企及的。在冰火之后,同样认真读完的绫辻行人,甚至让我再度陷回推理小说的泥沼――我用许多年才终于拔出腿,这次却很是心甘情愿。不得不说也是因为此人的叙述手腕实在太得自己欢心,那些小伎俩跟小聪明,也许有人觉得无聊,有人大呼上当,有人吃惊不已,但往往让我会心一笑。更何况,在更严肃地看待写作之后,在经历两次PK,极少这样将自己的作品放在众人眼光之下面临审判之后,看待本格推理,也有了不同的视角。更甚者,行人的小说,颇有将我从之前的不断自我怀疑中解放出来的感觉。虽然很多道理,从之初就能想得明白,但理性上的理解,跟感性的完全接受,始终有几分出入,未能平服。看完行人的小说,虽然里面弥漫死亡气息深重,而到了推理大师的噩梦一节,忽然很是兴高采烈起来。

旎将写作排在阅读之前,于我而言,却始终不能够如此坚定,大概说穿了是懒散惯了。翻到沧月博客,看到她说,重心转移,颇有几分同感。如今于我,虽然是绝不愿放弃写字,但为了写字而熬夜通宵,再大抵也很难做到了。除了阅读,料理,瑜伽,旅游,等等,爱好者更有众多,何况作为还不能自食其力者,学业的压力也不是没有――就算我总假装它不存在,却总时不时实实在在感到悬在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年轻时候期盼居无定所,浪迹天涯,到现在,纵然远谈不上心死,但明了种种羁绊在身,无法率性而为之时,忽然无比渴望一切有个终点。给我个结果,不必为将来操劳奔波,不必带着满含不确定的心茫然前行。

虽说如此,其实跳开来,也知道,思多无用,不如踏实潜伏,而放手一搏。事实上,也只有这条路可走。


又话说,虽然据说今年7月开始日本即将发放对日旅游个人签证……然似乎条件之一需满足个人年收入25W人民币以上……

好吧,不如好好保养,去那里之时,还能腆着脸穿一次少女色浴衣。

2009/04/02
16:54:40

還是沒學會導入BGM。

梁靜茹的這首歌,輕快的調子,漫不經心的聲調。

反正左右不過小兒女的心思,是攏在掌心的花,吹一口氣,憑它芳香若蘭,便離了土壤,無需灌溉,沒根沒心地裊裊微笑。


反正如果唱K。不是不曾體會過,一個字一個字浸到水里,濕淋淋地咬在牙齒間,心也慢慢涼下去。

這一場開到荼蘼。笑到最盛最美,正是為了遮掩不久后的衰敗凋零。

那些涼薄的預感,在熱水里蒸騰又凝結。

是要得出一個結論。還是行使一個動作。


……看不懂也罷。只是你還記得嗎?




2009/03/31
20:55:41

分类也变得难选了。

……于是又换了个模板。嘛,反正模板就是要经常更新才有生命的意义!(握拳

春天……来了呢。夏天也不会远了吧。虽然总是日复一日地跟自己说,明天开始,我就不再吃零食blahblahblah...

再任由自己烂下去可怎么办。

每天每天听一首歌。男孩们的声音像夏天的潮水,蔚蓝晴空下,好像吻都变得理所当然地轻易。

你看。

有些语言跳过舞,有些许诺被忘记,有些玩笑调过情,有些愿望……埋进土里。


也罢。至少我爱过这支歌。


被两次PK催得都忘了原来难产才是自己的本色。我原本以为短篇比长篇难,现在才发现原来中篇比短篇麻烦许多。或者是因为标准高了,而放弃了某种自以为是的执着。

编个完满的故事多么琐碎而困难啊= =。至今为止,我依然不能理解那些为了故事奋笔疾书的人群。

一个好故事真的重要么?不重要么?重要么?

……反正无论如何总得讲完。

嘁。



2008/12/11
20:32:35

實在想不到什么更好的標題――十分鐘,年華老去?或者更文藝腔的,紅顏彈指老,霎那芳華?再或者,無比平白直述的,老去的青春?

這實在無法讓我滿意,只好留下個句號。我不知道具體那到底象征什么,youthful days的結束,或者曾經走過的那個圈,或者干脆什么也不是。

之前那出走的熱望,在看到風間說,“坦白说,3个礼拜的行程还是长了些,最后的几天难免产生倦意,以致于在这即将和欧洲告别的时候,心中竟没有多少眷恋。”時,忽然涼了下來。好像當初在回到firenz之前那雖然不想承認卻也暗自里的長舒一口氣。我不知道我能繼續背著這個包――僅僅只能稱作電腦包的30L不到小背包(跟眾多暴走者的裝備比起來我實在太輕便,人家就去個桂林陽朔行頭也比我更hiker呢),在羅馬的時候我就已經沒辦法將“拿出來的東西原模原樣地塞回去”,于是好心的王大姐幫我拿了個塑料袋將我的必需生活用品裝進去,又打個結掛在包包頂的手提帶上,羅馬以后的九天,我都在這樣絲毫顧不上形象的扛著電腦包跟旁邊的白色塑料袋晃悠在南意,后來是assisi――走到更遠的哪里,或者更久的何時,但在想到要回家時,心里居然是多少有點雀躍的。
這樣馬不停蹄地跋涉終于有了終點。這一路來,遇見過頗具藝術家氣質的小受,跟我不斷宣揚主仁愛的美籍姐姐,在bergamo碰見好心的夫婦一直送我到火車站甚至堅持幫我買票,去como的時候在湖邊照鏡子被過往的老人說“夠漂亮啦”,在威尼斯遇到大雨,那絕對是最狼狽的一天,大家一起在董大哥家擺出自己的糧食拼飯;后來跟兩個新加坡的孩子出去看最遠的那個船帆一樣的建筑,被不知名大叔驚嘆,說u r too young!verona的羅密歐與朱麗葉,那個走了很久的餐廳的小伙子說著一口流利的日語;羅馬的王大姐人多么好,后來他們都開始叫我小燕子小燕子(雖然寒到心底);被中年倫敦大叔搭訕經歷讓我以后對搭訕都心有余悸,幾乎不敢隨便同路;穿不知道哪里的草場準備去appia古道結果只惹來一身黃土,后來那些清涼的目的里,我卻毫無骨氣地流鼻血了。再后來,信用卡消磁了,現金不到100,意大利的銀行好像根本不辦理柜臺業務,Hendrik說他可以給我匯西聯。那是最一籌莫展的一天,即使我已經決定在羅馬要更像個公主――即使是出逃的,在沒了信用卡以后我還是很奢侈的隨走隨吃保持手上始終有一到兩個冰淇淋球。這樣焦頭爛額地過完了,告別了羅馬去了napoli,才想起來楊的忌日,就這樣毫無知覺地從指尖丟失了。Paestum是個小站,小到現在我回想起在站臺上對面的田野跟金色的陽光都忍不住要微笑。后來napoli那樣好的pizza,坐在碼頭邊看著海水饕餮掉,旁邊有情侶旁若無人地熱吻。維蘇威的藍色的剪影,跟下山的陌生人說Ciao,火山口邊那個紀念品小店的人終于問我是不是中國人,他身后霧氣一團一團,或者只是維蘇威的呼吸罷了。Pompei的時候混在一個學生團聽講解,他們老師在得知我一個人出來旅游以后詞匯貧乏到只剩“my godness!"Capri的纜車,提貝留斯的宮殿,視野極佳爬上去卻不是不累的。再然后回到羅馬,跳上這次旅行中最奢華的一次交通工具EuroStar,在車上的時候我都不太確定assisi真的值得去嗎?還是太匆忙?事實上這是個幸運,雖然火車站離它真正的小城還遠著哩,到達的時候連旅館都沒有預定,我只好茫然地跟著一群同樣是修學旅行的學生(他們太聒噪,讓他們的身份簡直不容置疑)茫然地在中途下了車,提心吊膽地走了一段山路,終于到達了我原本就準備去的YH。最后,終于要去到Florence。

終于。

好像已經駕輕就熟。但終于要結束了。

那種滿溢的充實,因為食物與雙眼而帶來的胃與雙腿的錯覺,心里的發條被擰上好幾道好幾道,時日過去它咯噠咯噠咔嚓咔嚓,終于要停止。

這一切,仿佛過去了。又似乎仍然在那里。當你回過頭,當年帶著太陽帽扎著長馬尾的自己,脖子上掛著那臺已經落伍的T7,悄然睜大眼睛微笑。

心里好像哪里眠上雙眼,又好像真正的燒盡了――我不知道會不會有哪天它又這么死灰復燃,灼灼其華而只能桃之夭夭。

再后來看了風間的荷比盧,他筆下的新鮮,自己卻忍不住惡毒地想,等你在這三個國家到處見到一樣的光景,便也一般了。他還在bruge下錯了站,忽然記起當時hendrik特意提醒我不要在sin-peter下,果然還是有人上當呢。布魯塞爾真有什么好看嗎?還不如在去Frisland的路上,只有兩節車廂的小火車,簡陋到不行,但窗外大片大片的平原的田野,有牛羊其上,陽光剝落了自己的金紗,罩在蔚藍天幕之下。自然永遠是最美的而不厭倦的――至少比人工來得持久更多。
再后來看了他的國――即使我沒有去過munich,但這一切仿佛又這樣熟悉了。奔波在HBF跟HBF之間,萊茵河畔湛藍天空下山頂上孤零地殘存的城堡。比驪山的烽火臺更美而悲壯。忽然有絲疲倦。

不禁懷疑起來,去捷克真的好嗎?盡管美,但它始終只是歐洲而已,那些圖片上總能看到八九不離十的痕跡。我不能想像這一切的熟悉。真的不會會審美疲勞嗎。

但是。想帶你去看看住過的那座城堡,爬我再沒經歷過的山路。想讓你看看萊茵河的水,太陽下它褶褶生輝。想讓你登一次科隆大教堂的最尖頂,在那逼仄的暗中盤旋。想跟你一起喝這里人最愛的啤酒。豬肘子。火車站里最便宜的手工冰淇淋。跟那里面postoffice問路一定要規規矩矩地用excuse。

這一切一切,想要一起,重來一次。

22歲之后,25歲之前,這虛度的三年。為什么不哪怕一次背上行囊呢。就算被說啃老――反正遲早總要啃的,那么為什么不徹底一點,這一次旅途的花費難道不值得自己這樣背負的經歷嗎。

而將滿26歲這一年。真的要繼續甘心的伏蟄嗎。

趕緊的。趕緊趕緊的。出走吧。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