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尅力與蛋糕裙。 ……誰撿到這張紙條,我愛妳。
2008/12«│ 2009/0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2009/02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Category:スポンサー広告│ コメント:--│ トラックバック :--
2009/01/17
01:26:32
發現并不是模板的問題,而在于上一篇日志是用ff寫的……無論換哪個模板IE下看起來依舊是亂碼= =。

所以,米娜們,順利閱讀請用firefox,非常好用喲~=w=

有時候我在想是不是自己跟fc2并不兼容——或者,是被廢柴這樣的祥瑞力量給淹沒了?不然為什么從換blog至今,我幾乎沒有燃起書寫欲望的時段。生活這樣殫精竭慮乏善可陳。或者不是。只是我已經失卻了觀察的眼睛。而訴說的嘴唇,用去吻了別人,再難以承擔干涸的柔軟與鋒利地噬啃。

那些丟掉的,失落的,或者潛伏著眠去的心。曾經它們蓬勃生長枝繁葉茂漫山遍野俯首即是它們健碩有力光合作用三羧酸循環半不連續復制它們。
……如今我已經聽不到它們的胎動啊。

這樣的日夜。

該怎么來傾訴。是看不清的目標與自己。還是觸手可及的憧憬與別人。在怠惰跟猶疑間,是誰攤開了手掌又是誰漏過了時辰;是誰輕言了許諾又是誰明知地放任;是誰。是誰的掌心戳破,誰的嘴唇沁血,誰的心,施施然酥松,那些暗藏的影子,再也釘不住箭頭,碰碎些的餅渣干屑,甚至無關味道。
是誰的將死,臉上還帶著無知的微笑。

……我始終找不到該怎樣來承接。就像我沒辦法再去安慰誰的感慨,在回憶里聽不到曾經的聲音。我已經這樣習慣于腳踏實地在現實里生根,腦袋里裝著明天的盤算與今天的安逸。在未來面前,過去這樣來不及。來不及。

某P跟我說到六年前的時候——是的,再過不久,就真正是六年前,除了好奇幾乎不剩別的。雖然我仍然秉著好奇心去懷舊而發現之前的帳號因為太久沒登錄被注銷了——即使我的IE仍然這樣聰明地記得這個過去的名字,我的MSN還執著地保留著這個登錄選項,這個ID卻真真正正沒有了。那些過去,幾乎是我最重要的時光之一。我玩得最瘋,也蛻變得最快的時期——或許——從此蒸發了。

除了最初那小小的咯噔一下,居然連傷感都談不上。是天性的涼薄還是太善于承擔自身的過失,在明白無可挽回的同時我非常理性地選擇了保留自己的情感。也或許因為我還能明白那時候的白天夜,那些冰冷的鍵盤上用冰冷的手指敲打的濕冷文字,那些在低谷的,必須承擔的后果。因為羞恥甚至無法啟齒。這樣秘密又微細的絕望。那個唯一的潛滋暗長的出口。
即使這樣記得。

失掉了,便失掉了。

也或許因為明白,現在比當時好。
——只是,真的么。



P.S. 忽然發現我忘記link怎么加了啊……阿婭你要知道記得告訴我……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