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尅力與蛋糕裙。 ……誰撿到這張紙條,我愛妳。
2009/05«│ 2009/06|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2009/07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Category:スポンサー広告│ コメント:--│ トラックバック :--
02:43:05
晾着头发就到了现在……如今天热,实在不耐烦再用吹风了。但自然风干果然就很慢……很慢……


每天的时间变得很少。似乎。等有自己时间的时候,往往也仅仅够到半干的程度去睡觉。如果回家后洗澡前还稍微磨蹭一下的话,就是现在的结果了。

说不上好还是不好。

这样。抚他李。

下午逛了超市拎着菜啊或者家居用品过去,在厨房里一个人洗啊清啊,倒也不觉得无聊。第一次煮饭水放多了,蒸汽阀叫得跟杀猪一样,并喷出漫天的口水来,以致吃完后我们收拾了好一会――但无论如何,没有煮成稀饭。从这点上来讲,姑且也不算太失败吧。大概。

炒菜还是很简单的,重点无非是两个,熟不熟,或者咸不咸。排列组合下来,也顶多四个选项。摸索到第四次,总该也要像个样子了。

最喜欢是做蛋。不仅因为喜欢吃。也因为可以出很多花样。并且――喜欢吃嘛。

唯一没想到的是,原来肉食并不容易处理。要坦白地说,以前虽然料理不算做得少,但肉类从生到熟完全自主的经验那是一次也没有。

处理好的肉食,下了锅,那么也变得容易了。原因同上。但从买回来到下锅之前,却着实能记载不少血泪史。就算我看了很多集的型男大主厨!跟东西料理军!面对一整个鸡腿的时候,还是很为“如何能不伤筋肉地取出骨头”而烦恼。拿出剁肉刀,顿觉身上的使命又多加了一层――作为一个将来的外科医生,怎么能连这样简单的骨肉分离小手术都搞不定呢!这可是不能行呀不能行。

过程便不赘述了,总之,最终在我的料理天赋跟医学技术(?)下,好歹将一根鸡腿给纯肉化了,此时某只已经下班,锅也不够大到同时煎两只,便先上锅一只。等某只回来,让他帮忙纯肉剩下的整鸡腿。但他的动作,比起受过专业手术训练的我来说更有怖之而无不及,相比在家时候,只用叫声“爸~”便自有人爽利地剃好骨头甚至连带处理肉类,未免感到一丝落空。干脆自己来。不料这个途中,终于光荣负伤。

看少女漫画时候,总有女生为了给喜欢的男孩子做料理,明明不擅长却在厨房里一直呆到手上绑满创口贴。以前对这种情节不置可否,这次终于自己也上实践一回。但无论他也好我也好,对这伤口都采取了淡化的态度。

――人这种生物嘛,太容易对得到的习以为常。

之前做好饭菜,他曾边吃边说,“嗯,这样才有家的感觉嘛。”

的确,对于他而言,下班到家,有热的饭与热的菜在桌上――姑且不论好吃与否,多少都更接近曾经的记忆吧。但对我来说,可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所谓“做好饭菜等人下班回家”这种事,从来不是我的常态。虽然我一点也不讨厌做料理,有人吃自己做的东西也很高兴,可这个情景,我却也一点也亲切不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忽然觉得疏离。

给喜欢的人做东西吃,难道不应该是感到愉悦吗。为什么……心中空空如也呢。


奇怪的,不知所云的夏天啊。


……话说,半夜看着lolita吧看得风生水起,这是怎样一种精神啊!

果然,这种帖子最能刺激人减肥的欲望了= =


高中双马尾了不起啊!老子要在读博的时候也双马尾!呜!


……真的?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